相关文章

南红玛瑙价格涨千倍被疯狂盗挖 当地生态系统遭破坏(二)

小姑娘告诉记者,南红玛瑙由于成色不同价格也是千差万别,从几十元一斤的垃圾料到几千乃至上万元上好料子不等。

当地村民:有大的,有二十多万元的。十五六万元的也有。

记者跟随小姑娘来到了山上收购石头。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小姑娘以700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堆南红玛瑙原石。

记者:好的时候一天赚就能赚一千元是吗?

当地村民:有好的石头,卖多一点的话,卖两三千元也有。

南红玛瑙市场火爆 一克上万元 专业人士:几年疯涨上千倍不止

距离美姑县100多公里外的西昌市,有一条著名的南红玛瑙商业街——海门渔村。这里是我国最大的南红玛瑙交易市场,早晨6点,玛瑙城还没开市,门外已经站满了人。只要一发现有外来的购买者,就有一群人凑上来。

开市前的蜂拥而至的玛瑙购买者

在海门渔村的门口和地摊上,大多售卖的是未经雕琢的南红玛瑙原石。这些只开了一个小口或根本没开口的原石,打开之后是否会物超所值,考验的就是买家的眼力,这样的交易赌的成分极大。

南红玛瑙购买家:皮太厚了看不到里面,风险就比较大。

从2013年海门渔村南红玛瑙市场开业,玛瑙经销商曾朝志便在这里开了店。

西昌南红玛瑙经销商曾朝志:高峰期的时候,打电话都没法打,它只有一个基站,所以电话基本是打不出去的,人特别多。

曾朝志说,由于政府最近管控严,山里的料子一下子减了不少,来买料子的人也自然变少了,市场也就萧条了许多。来到曾朝志的店里,他给记者介绍起了南红玛瑙的品种。虽然都是红颜色的玛瑙石,价格却是千差万别。

经销商曾志朝详细介绍玛瑙品种

记者:樱桃红的价格现在能达到多少钱一克?

曾朝志:樱桃红最好的那种达到一万多一克。

经过雕琢的南红玛瑙不再论斤论个售卖,而是按克出售给买家,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。

曾朝志告诉记者,即使像他这种专门从事南红生意的业内人士,购买原石也会有一半以上的风险,剩下的成本自然加进其他的石头当中。

张博伟,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南红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,同时也是发现美姑南红的第一批人。

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南红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张博伟:最初的那种价格,因为刚刚起步,也就是几十块钱一两百块钱,就是一斤。

张博伟是一点点看着南红价格上涨的人,到现在价格翻了上千倍不止。

张博伟:因为南红玛瑙真正那种就是极品当中的珍品非常少,很难得的。

南红玛瑙私挖盗采泛滥 偷盗者达三万以上 生态系统遭破坏

美姑发现了南红玛瑙的消息,从大山深处不胫而走,带来的是千百个前来购买玛瑙的追捧者,与疯狂采挖的村民。

姑县国土资源局纪检组长胡康顺:截止到2014年我们据不完全的统计,我们驱走的开采,偷挖盗采玛瑙的这些群众达到了三万多人。

自从美姑县发现了南红玛瑙,往日的平静也被这红色的石头打破了。除了这些成袋南红玛瑙原石,储藏室里还堆放着缴获的挖矿工具,其中不乏戳岩机和柴油发电设备。为了阻止偷挖盗采的现象出现,美姑县国土资源局联合公安、安监多个部门成立了100多人的联合护矿队,在主要矿区进行不定期巡逻,但效果仍然不算理想。

胡康顺告诉记者,护矿队的100多名成员人手上就显得捉襟见肘了,由于美姑县的南红玛瑙是经由火山喷发逐渐形成的,所以散落在山区的各个角落。往往他们每赶到一个地点,剩下的只有空空如也的盗洞。

1月12日,在前往九口乡调查的两天后,记者跟随护矿队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。与两天前不同的是,护矿队所到之处,偷挖盗采的村民却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

美姑县护矿队民警:我们一来他们就走。

记者:这个证据好抓吗?

美姑县护矿队民警:不好抓,打游击。

民警坦言偷挖现象不好抓捕

护矿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住在山上昼夜盯守。面积大、人手少、取证难是护矿队面对的几大难题。

私挖盗采的南红玛瑙矿坑及其容易引发山体滑坡和泥石流,每到汛期就要格外加派看护的人手,因为矿区下面就是人们居住的村落,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后果将非常严重。

胡康顺:我们这生态比较脆弱,如果不回填的话,会在汛期会产生泥石流,自然灾害,所以我们县委政府组织专门的人员和队伍来回填这个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