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保山南红玛瑙价格蹭蹭涨

保山顶级老南红手链 价格约6万元

“其色月白有红,皆不甚大,仅如拳,此其蔓也”,这是徐霞客笔下的南红玛瑙。南红玛瑙是玛瑙中的极品,近年来,南红玛瑙在珠宝艺术品市场和古玩市场掀起热潮,目前市场上最多的是四川凉山南红和云南保山南红。近日,记者走访了金星奇石城、小龙四方街等昆明古玩珠宝集中地,采访了不少资深店主,来了解南红。

南红财神雕件 价格约3万元

云南人玩南红2000年了

小龙四方街一至三楼主营珠宝玉石,每层近六十家店面。在这近180家店铺中几乎看不到南红的身影,只在三楼楼梯口处记者才见到由两个柜台组成的面积不超过4㎡的南红专营柜面“环翠轩”。据说,这是这栋六层大楼里唯一一家南红柜面。环翠轩的掌柜陈璞是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,他收藏老南红不是为了卖,而是为了研究。早在三年前——那会南红还没有被炒起来,他便开始了对南红的研究。他见过的最古老的南红是在云南省博物馆的滇文化展览上:“南红最早的形制是管珠、乳突,滇王一号墓里挂满了南红管珠,长度在3厘米左右。”他还曾在滇池边捡过很细碎的南红珠子:“就在彩云北路捞鱼河那,后来那里被人用水泥给封了。”所以,将云南人最早玩南红的历史定在2000年前,不是没有道理。

2011年4月,陈璞在大理三月街买了一袋南红,据说出自大理国的火葬罐,近1000年历史。大理国子民信奉阿吒力教,多采用火葬,火葬罐里面会放置绿松石、琥珀、玛瑙等宝石。看到这袋南红时,陈璞觉得很奇怪:“很完美,没有裂纹。而我见了很多明清时期的云南保山南红,裂很多。”有了经验后,他才发现这是典型的四川凉山料:“当时大理国疆域很广,靠近云南的四川的领土也属于大理国。”而到了明朝时期,保山南红已经很有名,被用来做勒子、戒指、烟嘴、雕件等等,不过价格较高:“因为保山南红裂纹少的很稀缺,能做成成品又无裂的很少,所以价格高。”再到清代,官员顶戴花翎上正红色的朝珠便是南红所制作:“我捡过一品官员的朝珠,那上头的南红与红珊瑚相比毫不逊色,不论是硬度,还是红的程度。”然而到民国之后,玩南红的越来越少,甚至到后来沉寂无声,直到最近两年,南红再次重现江湖,并越来越热。

段红和她的店铺

两年间南红涨价好多倍

如果想要了解云南南红市场,去金星奇石城再好不过。在昆明数个古玩珠宝市场里,金星奇石城是南红专营店分布最多的地方,大致在十二、三家,几乎是其他市场南红专营店数量的总和。段红是“红玉缘”的老板,在走入她店铺的下午,一女客户刚拿走近十万元的南红戒指、手镯。段红的店以南红玛瑙开采收集、加工生产、批发零售为一体,主要做批发。她的弟弟常年呆在南红的原产地保山,并和当地人建立了联系,可以从当地拿原石回来加工。段红自豪地说:“保山兰花一条街上的一些商铺都是从我们家进货。”

段红姐弟俩从事南红专营的时间并不长:“我们最早做心理咨询和婚姻服务,2011年,我们通过一个客户了解到南红玛瑙。”那会,四川南红开始打开市场,而保山南红还养在深闺。2011年6月,姐弟俩去了趟保山,回来时后备厢装了满满一厢原石,然后又去了趟西昌,后备厢依然是一厢石头。“我们那会也没想开店,只是想去了解。”到2012年3月,家里堆了近1吨原石,价值上百万,姐弟俩犯难了:“这么多可怎么办?”一拍巴掌,开店吧!

两人刚开店时,金星奇石城还只有两、三家南红经营店,才过了一年多,就发展到了十几家,而经营其他珠宝翡翠的店里,也卖零星的南红挂件、手链等。段红说,南红的市场越来越好,就拿原产地保山来说:“两年前,保山兰花一条街只有十几家做南红,现在只有十几家还在卖兰花,其他的都转向南红了,昆明大部分南红经营者多从此处进货。”

去年六月,段红去保山拉原石,一个农民要以1000元每袋的价格将原石卖给她,她一看:那些原石大片布白,有一些红色飘在上头:“那会就觉得红色才好,就没有要。”两个月后,段红再去时:“已经不是一袋多少钱的问题,而是一块多少钱。”原来这种石头有了新名字:冰飘。“南红涨价涨得太猛,现在我们都不敢轻易买原石了,随随便便一块就好几万,上十万。”就在国庆前,原本1000元的南红手链涨到了3000元。

保山南红前景可观

虽然南红价格不断上涨,但它在云南市场上还远远没有达到它应该有的状态,在北京、上海、江苏等地,南红的知名度比在云南本土还要高。段红说,今年9月份,有个在北京专做高端和田玉、翡翠的客户也开始转向做南红:“他说,有好的翡翠、和田玉都尽可能买了,就是还没有看到好的南红。”据说,这位客户从她这进的1000元的南红手链,拿到北京市场可以以超过3倍的价格卖出。一位来自江苏农村的南红客户曾走到段红店里直接说:“我要好东西。”这位客户针对的人群是江苏农村,以前农村结婚时新娘子都穿金戴银,而近两年都流行佩戴南红,婚嫁当天,人家看新娘子是看她身上的南红好不好:“因为南红喜庆,红色的嘛,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心理,对他们来说,几十万买几件东西很寻常。”

虽然现在云南南红在市场上打开了一定的局面,但在北京乃至全国,90%的南红市场份额被四川南红占据。段红在开店之前也曾问过在昆明开店的店家对保山南红的看法,对方直接就说保山料不好。但事实并非如此:“保山料颜色艳丽,润泽浑厚,质地细腻,而且产量少、多开裂,比较稀缺,所以卖得比较贵,大件的东西也很少。在等级、成色相同的情况下,保山料要比凉山料贵上一倍以上。”段红指着柜台上一串颜色均匀、接近于南瓜红的四川南红说:“这卖2000块左右,如果是保山南红,要7000元。”

因为保山南红奇货可居,市场上有商家用凉山料当做保山料来卖,不过段红解释说:“事实上,有些商家不是故意骗你,他自己也不太分得清楚。”比如段红生产的凉山雕件,保山人将这批货带回保山,外地人去保山进货时就以为这是保山料。而段红自己也吃过亏:“还没开店前,当地农民给我说这是他们自己磨的,我就进了一批回来,后来我才发现这是四川料。”

生活新报 记者 何惠子 /文 孙兵/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