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孤芳自赏的南红玛瑙在沉默中爆发(组图)

  玛瑙料堪比黄金 一颗珠从百元到数千元

  五年前一颗老南红珠子不过百元左右,如今已达数千元一颗。而新南红玛瑙料,几年前不过几百元一斤,如今每斤达到数万元价格甚至更高,基本按克定价,堪比黄金。

  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南红玛瑙遍地开”。短短三到四年的时间,原本孤芳自赏的南红玛瑙在沉默中爆发了,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风行、暴涨,价格翻了十倍甚至几十倍以上。直到现在,原料和成品价格仍然一路看涨。

  南红的强势回归,很多早期介入的藏家、玩家,或者有眼光的原料囤积商,都一夜暴富。同时,也引得更多的南红玛瑙商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追涨势头不减。

  然而,当很多人还沉浸在喜悦中时,“南红还能红多久”的争论开始在业内外出现,把作为投资新宠的南红又推上了舆论和资本的风口浪尖。

  玛瑙中的“钻石” 南红玛瑙红得让人疯狂

  南红玛瑙历史悠久,被誉为玛瑙中的钻石,历史上一直受追捧。在出土的战国贵族墓葬中已经有南红玛瑙的串饰了,如云南博物馆馆藏有古滇国时期出土的南红饰品,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的清代南红玛瑙凤首杯更是精美。从这些馆藏作品可以看出,历朝历代对南红玛瑙都非常重视。

  据资料显示,南红玛瑙质地细腻,是我国独有的品种,产量稀少,在清朝乾隆年间就已开采殆尽。现在传下来的南红玛瑙都是汉朝到明朝的东西。典型的南红玛瑙主产地在云南,最具代表性的区域在保山市的玛瑙山。

  分析称,最近几年,随着四川凉山地区高品质南红矿的发现,南红玛瑙重新受到收藏界追捧。凉山地区的南红玛瑙是目前已知品质最好的南红玛瑙,其颜色艳丽、润泽度和浑厚度佳,完整度好,这是历史上任何其他产地的南红都不具备的优势。收藏级别的南红玛瑙作品重新回到收藏界,南红玛瑙收藏的热度也越来越高。

  “老南红玛瑙如今的身价倍增。在成品方面,民间普品也上升为几千元到几万元一件,名家雕琢创作的,则需几万元到几十万元才能求得一件。南红玛瑙在过去两年的升值幅度达到五倍甚至更高。”经营南红的墨竹女士很有感触地说。

  作为业内专家,墨竹女士分析认为,这种前后价格上的强烈反差,让很多人开始犹豫、观望,就在人们犹豫的时间里,南红玛瑙的价格继续一路上扬。这是因为在中国范围内,真正的好料子越来越少了,资源没有了,以前看起来比较一般的料子也被当成了宝贝,于是所有的南红玛瑙原料价格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。

  墨竹女士认为,南红玛瑙的蹿红,除了本身质地润泽、稀缺性等自然属性之外,还和中国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。中国人酷爱红色可谓深入骨髓。在中国人眼中,红色是吉祥色,人们甚至认为红色有超自然的驱邪作用。而南红玛瑙的红,恰好准确迎合了中国人的心态,也被人们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。

  南红“十赌九输” 市场红火却有人黯然关门

  据介绍,现在,在很多城市,一些高端的南红玛瑙原料和成品,都成了有钱难求的“宝物”,即使普通成色的南红玛瑙,也都十分畅销。但是,事物总是有两面,有高兴的就有伤心的,那些急于进入市场的似懂非懂的商家,就很难成为赢家。

  据了解,一些南红商户在市场红火的大环境下却黯然关门,原因是拿到的都是低档次的南红玛瑙,经营惨淡。墨竹女士解释道:“现在南红正在出现分化,好的料子受到追捧,未来升值空间还很大;而低档料子没人顾及且价格不低,也就得不到市场的认可。可谓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,这就要求从事南红收藏或经营的人都要有一双慧眼。”

  墨竹女士介绍,原料优劣主要从颜色、质地、完整性来看。目前南红玛瑙的色彩更加丰富,按颜色可以将南红分为锦红、柿子红、玫瑰红、朱砂红、红白料、缟红料,其中最传统的柿子红、稀有的玫瑰红、颜色趋于正红的锦红、樱桃红等都是品级高的颜色。质地和完整性是指裂纹和石纹,因南红质地较脆,一些产地的料子有裂纹正常,所以,要看裂的程度及分布。颜色、质地和完整性也是影响南红原料价格的重要因素,但不可控性也就更强。

  作为成品来说,雕件首先要看雕工,好雕工才出好作品,当然价格也就更高。创意设计和雕刻是在一起的,那是浑然天成的组合,这和一个人的艺术功底有很大的关系,是一种感觉。雕刻的技法也是如此,经常是好的雕工价钱要远远比原料高。中国好的雕工出自苏州的居多。

  南红的原石具有很强的赌性,赌性远远超过翡翠,业内也有“南红十赌九输”的说法,这需要很强的专业性和眼力,不建议消费者购买原石赌石。

  另外,从开采原石到成品出现,再到销售终端,每个环节都会影响南红的价格,进而出现价值分化。

  未来将三分天下 层层加价出现“击鼓传花”

  据悉,很多收藏界专家认为,未来市场会形成以翡翠、和田玉和南红为主的三角结构。而这两年势头很猛的南红顺应了普通收藏爱好者的需求,一直高歌猛进。自2013年9月以来,南红市场优劣分化明显,有的商家销量有所下滑,有的仍旧风生水起,看空看涨的声音都有,南红是否能长期受到关注并不明朗。

  看空的观点认为,价格下滑有如下原因。一是市场不规范,南红的身份很尴尬。现在,南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等级划分标准,鉴定时鉴定人员只能标注红玛瑙或俗称南红;二是大多南红商家并没有上游定价权,只能从农民或其他商家手中收购原石,而现在原石价格飞涨,做出的成品有时还不如原料值钱,也就是说从原石开采、收购,到雕琢加工,再到终端销售,其实每个环节都有人介入,层层加价导致出现击鼓传花的现象,风险在不断攀升;再者,现在的南红价格已经涨到了中高端消费人群认可的瓶颈,如果南红价格想要继续上涨,必然需要让更高端的消费人群接受。

  看涨的声音则认为,这些看似不利的因素却不妨碍资本对于南红的追捧炒作,资本也是决定南红后市财富效应的重要杠杆。我们都知道,前几年出现的“姜你军”、“豆你玩”、“蒜你狠”等现象,就是资本炒作的结果。而在艺术品投资领域,这种炒作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  “南红市场还是朝阳市场,南红适应中国人的文化背景及生活审美习惯。南红温润体己,符合东方人的择玉标准,红色也符合东方人的视觉需求,其特有的玉质结构也给雕刻带来了很大的创作空间,每件成品都给人带来了艺术品的享受,所以符合民意的必定长久。”墨竹女士信心满满地称,她的工艺品中心自成立以来,从开料到成品,到有规模地承接玉石的雕刻业务,不管市场怎么变化,生意一直做得红红火火。

  (摘自《全球商业经典》杂志)